您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秘典玄机图2020年 >

香港秘典玄机图2020年Class teacher

辽沈战役中 东野二局严密监控数十万敌军动向

2022-05-11 

 

 

  1948年9月10日,按照主席的战略决战计划,东北野战军主力开始大规模调动,兵锋直指锦州。9月下旬,东北军与关内的联系被我军彻底切断,蒋介石如梦方醒,亲飞北平、沈阳,穷于应付。为了便于指挥,位于哈尔滨双城的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准备南下,9月25日决定,东北野战军二局与野司同行,“以利工作”。

  9月30日晚,夜色迷离,二列火车相继缓缓驶出双城。乘坐在第二列火车上的是精干的东北野战军首脑机关,司令员、罗荣桓政委正处在大战前的沉思之中。在他们前面的那列火车上,东北野战军二局几十部电台严密监控着东北全境及邻近地区数十万敌军的动向。

  1945年解放大军各部队出关,在苏静同志领导的东总情报处内开创东北技侦工作的有从山东来的林非、安达、陈铁等10余人,不久发展到30人左右;在之后一年多时间里,钱江、刘少宏、胡正先、李行律、岳军、余湛、郭兰轩、佐伊、田松、洪辉、何真、王兢、苏克等同志陆续从延安军委二局来到东北,有力地增强了侦破能力;1947年5月,军委二局局长兼晋察冀军区二局局长曹祥仁到达东北,对组织机构进行了整顿和调整,将技侦业务从情报处分离出来,成立了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二局,曹祥仁兼任二局局长,钱江任副局长,刘志汉任协理员。下设两个办公室(处),分别由李行律和刘少宏任主任。为了集中技术力量,在林、罗、刘(亚楼)首长和南满的陈云、肖劲光同志的支持下,将卓有成绩的辽东技侦人员并入东总二局。随着辽东的刘忠、于天镜、魏升廷、蔡海波、孙吉梦、于克勇、刘承远等的到来,二局技侦人员达到100余人。在而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举办训练班,增加技术装备,扩大和加强了侦收与破译力量。到辽沈战役前夕,东野二局已形成一支含120名侦收员、60名破译员、总计400人并配有40余部电台的技侦力量。

  局长曹祥仁是我军密码破译工作的开创者和领导人。早在1932年秋,当时还是侦收员的曹祥仁就和曾希圣一起,在江西苏区首次破译了军的通讯密码——“展密”。在江西反“围剿”和长征期间,曹祥仁担任中央红军的破译科长,成为中央红军中首屈一指的破译能手,在曾希圣局长的领导下,和战友邹毕兆一起破译了大量的敌军密码,多年征战,屡立大功。

  1947年曹祥仁到达东北时,东野的技侦工作正陷于困境。由于陆续有个别机要人员投敌,以及敌军密码在战场上不断被我军缴获,至使敌国防部及中央军系统全面更换密码并大幅提升加密等级。东野技侦情报锐减,敌情躲在了迷雾之中。1947年6月我军反攻四平失利与情报不准有直接关系。面对困难,曹祥仁提出,“我们多流一点汗,前方少流一滴血”,并身先士卒,与林非、岳军、余湛、魏升庭、郭兰轩、佐伊、蔡海波、孙吉梦、常启习、张同生、孙世聪、丛浩等主要破译骨干一起,群策群力地创造出一套新的工作方法,夜以继日地努力攻关,不久便破开敌军高级密码,重新掌握了东北敌军的一举一动,提供了大量的密息情报,有力地配合了1947年秋季和冬季的攻势作战,并为辽沈大决战做好了扎实的技术准备。郭兰轩等同志都回忆,“曹局长与其他领导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在侦收和破译两个方面都是高手,他总是和我们战斗在第一线,即抓紧破译研究攻关,又善于运用台情。在他的组织和领导下,大家都信心十足,二局的士气空前高涨。”1948年8月,在确定了南下作战方案后,为便于指挥作战,林、罗、刘报请同意,将东北军区和东北野战军机关正式分开,并任命曹祥仁为东北野战军副参谋长。

  二局的出色成绩多次受到东野首长赞扬,说,“有人说我会打仗,我打仗靠的是情况明”,“掌握敌人情况靠的就是你们”。还说,“作战方案定了,部队部署好了,敌情有变化,与其说等我下命令,不如说等二局下命令。”在冬季攻势结束的第二天——1948年3月16日,、刘亚楼特地到二局看望大家,在讲话中说:“二局工作很重要,在这次战争中起了极大的作用,战争之胜利有你们的工作因素,其作用不亚于几个纵队。”刘亚楼参谋长说,技术侦察“是指挥员的命根子,须臾不可分离。”难怪习惯于在野战中只带四、五个参谋的,这次要把二局三百号人带在身边。行前曹局长提出:“现在是拼命的时候了,一切个人的事情都要丢开”。

  列车向南行进,年轻的技侦战士们紧张地工作着。东野二局的列车为6节票车(即客车)和4节敞车(即货车)组成的10节车厢。敞车上装载着设备、马匹和大车等物资;票车为工作及休息之用。为了不间断地掌握敌军情况,在二局乘坐的列车上方架设了无线电台接收天线。在第二办公室的车厢里,负责侦听工作的老红军钱江副局长和刘少宏主任,组织六个股的百余名男女侦听员,24小时不间断地轮班工作,重点关注锦州、长春、沈阳三大坨集团军的动向。六股股长刘承远回忆,当时为了尽可能地降低噪音,二局停用了火车上的电滚子,改用干电池做电台的电源。坐在侦收机旁的侦收员们,只能点燃数十根蜡烛,在烛光下抄报。蜡烛的烟火熏黑了他们的面孔,燎着了他们的发梢,而他们全神贯注的却只是耳机中的电波信号。

  在窗帘紧闭的另一节车厢里,几十名破译员在曹祥仁局长和破译科的林非、岳军同志带领下,正在埋头攻克敌军不断变换和使用的新密种。译电员将侦收并破译出的敌报迅速译出,并进行校编,送到曹局长手中。与此同时,彭富九领导的华北二局也在配合向东野二局传报傅作义集团增援锦州的动向。大战在际,重任在肩,胜负在此一搏,不可有任何的松懈和疏漏。

  南下的列车刚刚驶出双城,就发现哈尔滨铁路大桥旁有敌特电台活动。为了隐蔽,车队在哈尔滨的一个货车站匆匆接上罗荣桓政委之后,先向北行,而后在昂昂溪掉头向南。两天后,《东北日报》还特意发消息说:正在哈尔滨出席会议。野司列车夜行昼伏。每行进几十分钟就要在小站停车,二局立即向跟进的林、罗、刘首长报告最新敌情,接着再走,情报传递极其快捷。

  10月2日,列车接近郑家屯,二局侦悉,蒋介石飞抵沈阳,成立东、西兵团对进,夹击我围攻锦州之师。敌新5军和95师拟于葫芦岛登陆,增援东线侯镜如兵团,在海、空军的支援下,向锦州推进。顿感压力倍增:“准备了一桌菜,www.03356b.com。来了二桌客”。作为方面军司令员,他不能不重新考虑部署。敌军东线个师,由锦西向北驰援锦州,万一阻援部队顶不住,我攻锦部队腹背受敌,攻锦就成了夹生饭;再者,由于南下时只带了单程的汽油,重炮、坦克、汽车可能撤不出来,后果将是严重的,整个东北的解放都有可能因此而大大推迟。反复思考,脑海中再次出现先攻长春的方案,并于当夜22时向军委发电,建议根据新情况,考虑先取长春和仍按原计划攻锦这两个方案。

  深夜,野司列车继续向锦州开进。林、罗、刘首长都难以入睡,在罗荣桓的坚持下,三人重新研究了情况,感到虽然情况有变,但仍有胜算,还是应该不顾一切地按原计划拿下锦州。刚刚发出的电报确有不妥,但已无法追回。3日清晨,野司列车到达彰武以北的冯家窝堡,此时中央尚未回复野司的前一封电报,林、罗、刘再次致电中央,表示在新的情况下“我们拟仍攻锦州”。这是研究了二局的情报,更有针对性地调整了攻锦部署和计划之后再次下的决心。东野前一封电报招致的严厉批评,但接到野司的后续电报时,毛主席转怒为喜,遂致电林、罗、刘,表示“甚好,甚慰”,并指示对新的部署要“大胆放手和坚决地实施。”

  10月4日,列车抵达阜新。在阜新停留期间,曹祥仁、钱江奉命到驻地参加敌情研究。东野首长根据敌情变化调整和完善了战役部署:增调2个纵队由辽西南下,以总兵力25万人攻锦,另以8个师在塔山阻击敌东进兵团,以12个师钳制敌西进兵团,以部分部队继续围困长春或准备打援。

  据不完全统计,在四天的轨道行程中,东野二局共提供有价值的情报百余份,破译敌军新密种六个。从长春,到沈阳,到锦西,西进兵团的行止,东进兵团及长春、沈阳之敌情全都放在桌上,情报完整、及时。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